颇黎

当双脚化作指尖,世界便折叠为一本书籍

记忆,留下一页页文字

如瓷器的开片

记录下时间的纹路

必须的

行走-呼伦贝尔


这是七月的最后一天,临近立秋,东北的白昼依然久长。从中央大街辗转到哈站大钟之下已近五点。焦灼地一番等待后,从导游手中取来我和妻子的车票。竟然是相邻的两张下铺,实在是令人大喜过望。

列车开动,城市的聒噪渐渐被抛在身后。绵延无尽地田野随着地势起伏,在列车狭小的窗口匆匆而过。当薄暮垂落了下来,偶尔几星灯火一闪即逝,列车的轰鸣和颠簸,对于我们这对一路北上的人而言,早已习惯。在嘈杂之中,心里竟然莫名地沉静。携着所爱,从广州到长春,到哈尔滨再到哈拉尔,这段纵贯中国大地的旅程对我而言,是一次朝拜腾格里宿命之行。对于妻来说,向北,向北,向北,辞别芭蕉、榕树,问早白杨,然后奔跑于草原上,...

洄游

像逆洄的鱼

迎着冰冷的水温

沦为时光的弃子

永远都无法触及的媾和

成了宿命中的鞭策

当双脚化作指尖,世界便折叠为一本书籍

记忆,留下一页页文字

如瓷器的开片

记录下时间的纹路

© 颇黎 / Powered by LOFTER